秀宠网 > 宠物资讯 > 风云人物 > 坐拥百万的商圈大佬,为何舍弃名利圈甘做“狗爸爸”?

坐拥百万的商圈大佬,为何舍弃名利圈甘做“狗爸爸”?

作者:小倩 来源:主子帮 2019-03-26

“从陈老板变成‘陈疯子’,曾经的百万富商有想过自己在某一天会因为救助流浪动物而面临连五元钱都掏不出的尴尬窘境吗?”

陈明才,一个热心公益与救助的动保人士。重庆市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是他现在的对外身份。上过电视,也登过报纸,频繁在媒体前的曝光,只因三个字:“陈会长”。他的事迹很多,但无一例外都是讲述他与流浪猫狗之间的爱与救赎。

倘若回到20年前,你可能得喊他一声“陈老板”,而不是“陈会长”。毕竟,在上个世纪,能够年入百万的创业者在当地还是寥寥无几的,走哪儿可都是受人追捧的香饽饽。

只是这样一个曾经叱咤商圈的风云人物,却在事业发展顺风顺水之际一度选择放弃自己的从商之路,做起动物保护与救助工作,这一点,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甚至他生意场上的那些朋友,也都觉得他着了魔,“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全部砸在这上面,是疯了吗”?

“我没疯。”

1

昔日风光的百万富翁甘愿为流浪动物倾尽所有,像陈明才这样的人在社会上并不多见,他人生的起伏转折,与流浪猫狗结缘的前因后果,还得从改革开放讲起。

早年,陈明才踏入社会后在重庆一家弹簧厂工作,主管生产科的生产业务。1978年12月中共召开完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党和国家的发展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陈明才的工作起初还并未受到很大影响。

但1981年,国家颁布施行工商管理条例明确指出计划经济专为市场经济的形势变化。这一年,陈明才转到销售科做销售,并开始接触市场经济。后来,单位定点安排员工在东三省学习,首站落脚哈尔滨,其中就有他一个。陈明才正是在这几年的时间里,对市场经济的概念和社会形势的发展逐渐有了清晰认识,甚至形成了一套自己的观念。

1986年,不甘平凡的他开始试水第二职业,也就是如今我们常说的“斜杠青年”。不满足于专一职业的生活方式,在单位工作之余,陈明才琢磨起了五金生意,很快上道。

凭借着多年在单位销售科的业务工作和人缘关系,陈明才积累了不少人脉资源,这为他第二份工作——摩托车生意打下了坚实基础。当时,摩托车生产交易是国家严格把控的,不允许私人经营,唯独陈明才借机“钻了社会主义的空子”,凭借过人胆识在这一行挣了些小钱,还积攒了不少从商经验。

但单位每月的固定收入和私下经营的小本买卖早已满足不了他的野心。1993年,陈明才决定停薪留职,走出舒适圈下海做生意。

陈明才的岳父岳母十分洞晓他的心思,在得知西南政法大学的学生食堂允许外人承包经营的消息之后,第一时间便告诉了家里的这个大女婿。机缘巧合,陈明才顺势揽下了西南政法大学的食堂经营权,还做的风生水起。当时,单位一个月固定工资平均是每月140元,而承包食堂一年就能让陈明才赚大几十万,这个数字在当年的确令人咋舌。

也正是因为经营食堂的原因,让陈明才遇到了改变他人生走向的那只流浪狗

2

某天,像往常一样在菜市场采购食材的他碰到了一只流浪狗,便随手丢了一片卤肉过去,不曾想这只小狗竟一路跟随他走到家中。

这个不经意的举动,让他和妻子邓雪梅对这只流浪狗产生了恻隐之心,看着狗狗的可怜模样他们于心不忍,干脆就收养了起来。从此,两人便走上了漫长的动物收养之路。看到路边有流浪的猫狗便带回来,听到有人说哪里的猫狗被虐待了便赶去解救,“ 好几次有人告诉我们,哪里的餐馆要杀狗卖肉,我们为了救狗还和老板发生争执,最后僵持不下,只得花钱买下来。”

以至于后来,熟悉陈明才的人只要在街上看到流浪猫狗,第一反应就是先联系他。

救助流浪动物的同时,陈明才的商业生意也并未耽搁。有着敏锐洞察力的他,在高校食堂承包餐饮生意之外,1995年还与人合伙投资了一家公司。日子就这样过着,直到1999年,眼看着收养的小动物越来越多,陈明才和妻子二人索性租房专门收留这些流浪猫狗,最多的时候,他们同时租了四套房收养小动物,后来考虑到在市区实在不方便,陈明才才选择离开渝中区,举家搬迁到白市驿。

携妻带口的陈明才,为了能够继续照顾这些流浪动物,在白市驿还单独租了一个农家小院,“差不多有十亩地,专门用来安置牠们的饮食起居”。这一年的陈明才没有工作,全职照顾流浪动物,日常开销非常大,各种支出花费如流水,很快,他意识到再这样下去必定会“坐吃山空”,“还得老老实实回去做生意”。

2000年,盘掉了沙坪坝的餐饮生意之后,陈明才在白市驿开起了美容院,还接手做起了雅芳品牌的直销,没过多久就升到了重庆市西部地区的区域经理一职。据他回忆,在最辉煌的那一段时间里,曾开了三个化妆品专卖店,还额外投资了一个美容学校。

刚开始,陈明才的店生意很好,一年能赚好几十万。宽裕的物质条件下,他救助小动物的步伐也更大了,到了2005年,农家院子里的的流浪猫狗超过300多只,每个月光是用在小动物身上的开销就过数万元。在越来越多的市民群众知道白市驿有这样一个“狗爸爸”和“狗妈妈”之后,更是不间断地送流浪猫狗去他那儿,毛孩子的数量只增不减。

救助基地

因为投入了太多精力在流浪猫狗上,后期陈明才的生意大不如前,开销也越来越大。和妻子商量后,他转手卖掉美容院,全身心投入到对小动物的照顾中。同年8月,重庆市小动物保护协会正式成立,陈明才成为了这家非盈利性民间组织的负责人,并着手筹建起小动物保护基地...

3

2007年元月,在经过一年多的筹备工作后,陈明才在白市驿大河村租下了12亩地,作为重庆市小动物保护协会的爱心基地,“为了这个基地,我们把在白市驿镇上买的房子也卖了,加上卖美容院的钱,一共十多万全投在这个基地的建设中。可这点钱也只能做一些前期的工程。”

协会基地是他举债修建的,生意场上的不得志,造成了后期陈明才连维持基本生活都很困难,两口子最艰难的时候身上连五块钱都拿不出来,面对着几百只嗷嗷待哺的流浪动物,不得已开始接受社会捐款。

协会志愿者

好在有热心公益与救助的志愿者能够帮衬,一时之间让协会的影响力迅速扩大,志愿者人数甚至超500人。陈明义两口子的工作被分解了不少,协会的管理经营也变得有章有法。

2017年,协会的流浪动物数量已高达2700只,基地庞大的流浪动物数量始终是他的心头之忧,尤其是每年寒冬之际。可2018年冬天却发生了一件让他倍感温暖的事,E宠公益组织的“让这个冬天不太冷”爱心捐助活动负责人在11月份联系到他,并捐助了大量的爱心被和海尔什爱心粮给小院。

陈明才私下告诉我,他很感谢这个活动帮他及时解决了毛孩子们的过冬问题,但其实心里还曾有过疑虑,“主要是海尔什这个牌子的宠物粮,从没有给毛孩子们吃过,说实话有些不放心,为了确保没问题我自己偷偷试吃了很多。”事实证明他的做法没有问题,小院的毛孩子们也吃的很健康。毕竟小院的动物数量庞大,食物中毒一旦发生将带来不可逆的影响,而他的亲身试吃就是为了把好这一关。

作为协会的负责人,和这两千多只流浪动物的“狗爸爸”,他必须挑起大梁。尽管,愿意救助和照顾流浪动物的好心人越来越多,但协会仍然长期面临着经费短缺的大小问题,焦躁不安的他平均每天睡眠时间只有4小时,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毛孩子们的基本温饱问题上,“口粮是万万不可断的”。

协会志愿者

精力的过度分散消耗了他大量体力,加上多年的睡眠、饮食不规律,终于还是病倒了。前年,陈明才在医院被查出胃癌,协会志愿者帮他四处筹钱集资做化疗,好在切掉四分之三的胃后,总算也保住了这条命。

手术台上下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关心基地那2700只流浪猫狗怎么办?

陈明才不敢倒下。

4

从死亡线上被拉回来之后,他的干劲似乎更足了。如今身体状况恢复的不错,协会目前也还是由他牵大头、负主要责任。年近70的陈明才仍然保持早起的习惯为毛孩子们采购食材,照顾牠们吃喝拉撒,还管理着协会大小事务,“要忙的事儿太多了”。

协会志愿者

当问及他打算什么时候“退休”时,他苦笑,“协会现在还不能放手”。在陈明才看来,基地和协会的管理工作需要有一个专业团队来长期执行,公益救助事业只有发展到一定阶段,给政府和社会呈现出积极、正面的良好形象,才能最终反哺到公益事业本身,而这条路将很难走。

何况,凭借个人的一己之力,是非常薄弱的。“我不是神,我也会倒,我也会有做不动的那一天...”

回忆起救助的初衷,陈明才感叹,自己当初的想法很简单,小动物也是一条生命,只是抱着救一个是一个的心态,未曾想这一做就是几十年。“再来一次,我可能很难想象自己是否还有勇气去承担这么多责任。”

1.秀宠网(宠物网)所有内容和图片均来自网友上传,与秀宠网(Www.ixiupet.Com)无关;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本站管理员,审查后将会在24小时内作删除处理,谢谢合作!

相关文章